申慱官方网站_南川简讯网

小农为何总是被剥削?揭开农民与盘商之间的四大不对等权力关係

文:人.耕.食 共同体

曾访问一位农友,家里主要是种植白萝蔔,之前虽然也曾种过其他作物,但据说第一季的收成与收购价格不错,因此这两年便把赌注都押在白萝蔔上,连原本无暇顾及的休耕地也加码追种起来。

没想到不过第二季,更多农友纷纷抢种白萝蔔,导致市场价格暴跌,这位农友开始打起算盘,如果交货给盘商,这幺低的收购价格,再加上雇工採收的花费,最终形同赔本卖出;如果不採收,放任腐坏再销毁,身为一个靠天靠地吃饭的农民,真怕会遭天谴……究竟是要採收还是不採收呢?

我们都知道,小农(尤其是惯行农法小农)长期依赖盘商收购全数或多数作物,明知实为剥削关係,若非苦无其他销售管道,岂能如此贱价求售自己辛苦许久的劳动果实?小农注定命运多舛?以下将试图分析小农与盘商之间的权力关係:

挑货权

小农销售农作物往往只能通过盘商,但碍于各种自然或人为因素(农地区域、气候变异、病虫害、药肥施打、田间管理、作物选择、市场供需状况等等),盘商决定要採购哪几种农作物,雀屏中选的农作物种类当中,又有各自不一的品质与卖相,要买哪些、要买多少,也通通是盘商一槌定音。

议价权

对于个别小农与盘商之间的交易行为,我们通常以为是存在着「讨价还价」的空间,但事实上,农作物卖不出去直接造成小农现金周转的压力,农作物囤积又会对仓储成本备感压力,让小农面对销售有着高度的危机意识,只要盘商死硬坚持「合则来,不合则去」的原则,不难想像,只要是不稀罕、不抢市的农产品,议价权是百分百掌握在盘商手中,农民根本没有丝毫的议价空间。

定价权

承上所述,小农既没有议价空间,那幺,定价权也就毫无疑问地被盘商牢牢锁死。也因为在台湾,小农行事往往採经验而非科学方法,所以田间管理与簿记作业都会额外增加个别小农的心力负担,因此小农对于总体生产成本(包含自身劳动力)的计算往往很粗糙,加上对于总体市场状况掌握度极低,究竟要怎幺订价?更成为小农的难题,定价权就变成是盘商单方说了算,也让盘商可对小农进行剥削。

不採购权

虽然,小农对于总体生产成本之计算粗糙,大约的收支状况还是可以掌握的。当然,我们听过葱农开放附近居民前往採收,也听过柳丁农将作物销毁、堆肥,放弃劳动成果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若小农再花钱僱工採收就真的要负债累累了!普遍来说,当盘商的收购价格明显低于小农的生产成本时,小农为避免血本无归,通常还是必须屈服。因为不採购权掌握在盘商手中,若盘商不收购,小农也莫可奈何。此为盘商可堂皇剥削之基础四。

小农没有其他合适的销售管道,于是只能选择交货给盘商,而交货给盘商就注定了上述的权力结构关係。这种流程反覆循环不已,盘商剥削小农的体制就没有到头的一天。

Photo Credit: Ralph Hsu @ Flickr CC By ND 2.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