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慱官方网站_南川简讯网

中国时报社论反媒体垄断 应纳入网路、电信

中国时报8日社论全文如下: 

 由旺旺中时媒体集团主办的《大学院校反媒体垄断法辩论赛》,日前针对《反媒体垄断法》中应否纳入网路与电信业者议题进行辩论,由于各大专院校所组的队伍皆精锐尽出且表现优异,也让这个主题的诸多核心争议加更突显,有些时候甚至让我们觉得,这些青年学子的思虑逻辑,对问题的诊断,比起那只服膺意识形态教条,肆行批斗撕裂的官员、政客甚至部分学者在内,都表现得更清晰、更明确。

 谁都记得去年此时,反媒体垄断运动被部分人士操作得震天价响,姑不论此法是否真的只是针对特定媒体集团量身订做,如果媒体出现垄断现象确实值得令人极度忧虑,那幺透过立法手段加以规範并无不可,问题是它必须符合数位时代趋势的需要,更必须谨守公平正义的基本原则,才不致被外界联想为只是为实现拆解部分媒体集团,却是为另一个媒体集团护航的法律。

 很遗憾的是,不论是行政院版或民进党版的反媒体垄断法草案,不仅故意忽略媒金分离的原则,更刻意不将网路、MOD及电信纳入法律的规範之内,这个作为不仅证明这些幕后草拟法案的人士不仅还活在类比媒体的时代,更可怕的是还明目张胆的曲解所谓「媒体」、「垄断」等定义与内涵,他们草案中的诸多盲点,在众多青年学子的辩论与质疑中,几乎可以说是一一现形。

 特别是,在网路或MOD上所传输的内容,究竟算不算媒体?不论行政院版或民进党版的反媒体垄断法草案中都故意视这个议题不存在,但年轻的辩士们却清楚的以IPTV为例点出,包括行动网路提供的加值服务、有线电视业者、以及由「第一类电信」网路经营者所提供在内,同样都是以IP宽频网路来传送电视节目,然而这其中却只有有线电视业者会受到《反媒体垄断法》的规範,另外2种电信业者跨业经营的IPTV却不受限制,这等于放任他们可以无限扩展规模及收视率,换言之,它们明明履行了所有媒体的功能,却不被《反媒体垄断法》视为是媒体,它们也绝对有本事造成垄断,却不被《反媒体垄断法》所理会,这不明显与保障多元言论的立法初衷背离吗?

 更何况,NCC自己都曾在公开说明会提及,如今99%的民众均已透过网路蒐集资讯,只剩1%的民众仍收看电视,那幺究竟是电视媒体的集中会造成垄断,还是网路媒体的集中会造成垄断,哪一种媒体会对资讯多元化造成影响,岂不是非常清楚?而NCC更在反媒体垄断法的公开说明会上强调「意见管道资讯来源多样性,是所有媒体考量在内,包括脸书、推特都是民众的意见管道」,NCC更强调「汇流到哪,多元目标就到哪」,但谈到反媒体垄断法的管制对象,却又只有传统媒体,这不是摆明的自我矛盾!

 在数位汇流时代,网路与传统媒体的主从关係早已逐渐翻转,然而,《反媒体垄断法》对于新兴的网路、电信产业者的管理却是漏洞百出,明白的让网路、MOD成为反垄断的漏网之鱼。例如现今传统报纸、电子报之间有极高的「替代效果」,只是同样的新闻藉由不同媒介的平台刊载,如果只针对报纸的阅读率加以规範,没有把电子报等网路媒体纳入考量,这不是明显的立法疏漏吗?

 在现今民粹政治的肆虐之下,台湾有太多的公共议题,根本完全缺乏理性讨论的空间,甚至长期屈服在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下,持续在进行敌我区隔的斗争,「反媒体垄断」正是这样一个议题,从昔日的反旺中、反媒体垄断运动到如今的反媒体垄断法的立法操作,一直以来,除了非理性的动员操作,何曾有过公平的实质讨论?如今这些议题在不设任何前提下成为青年学子辩论的主题,反而让这些议题有机会以正反俱陈的形式,公平而理性的进行对话,对照青年学子的逻辑与理性,究竟谁才应该汗颜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