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慱官方网站_南川简讯网

性致缺缺又更宅

文:David Z. Morris
译:王国仲

现在的青少年比起以前备受呵护且不独立,而这些改变和2012年左右开始的智慧型手机热潮密不可分。比起和朋友出去玩、寻找各种机会逃离父母的视线,这些后千禧年世代更喜欢宅在家里,忙着用Snapchat——而这些行为让他们更不快乐。

社会心理学家Jean Twenge在《The Atlantic》警告:现在的十二年级生(中六)花在无父母陪同户外活动的时间比2009年的八年级生(中二)还短。2015年时只有56%的高三学生在谈恋爱,比起X世代与婴儿潮世代的85%逊色不少;而从2000年到2015年,会跟朋友出去玩、消磨时间的青少年比例降低了40%之多。

这些青少年也比他们的前辈工作得更少。经济大衰退带来的冲击已逐渐淡去,但只有55%的高三学生在学期间有工作——这个数字在1970年代是77%。他们也不开车,多仰赖父母接送;对性行为兴致缺缺,更晚才开始与异性发生关係。

诚然,某些家长可能因此鬆了一口气——小孩不会在外面乱跑、乱搞,青少年怀孕问题也有所改善,这当然是好现象。但另一方面,这些孤独的青少年有其他严重的问题——忧郁和自杀率居高不下,Twenge更认为「Z世代青少年正处在数十年来最糟的健康危机边缘」。

Twenge也表示这些问题跟智慧型手机间的关联性「不能再更明显了」。研究显示花越多时间在社群媒体或盯着萤幕的人越不快乐,也更容易感到孤单、沮丧甚至自杀。

Twenge把社群媒体造成的伤害称为「FOMO」(fear of missing out on the fun everyone else seems to be having),担心自己不像别人一样看起来很开心、没跟上最新鲜的玩意儿。网路霸凌也是一项严重问题。

对这些孩子来说,Twenge认为造成的后果会是长期的——这些失落和沮丧感会在他们成人后持续袭来;而随着年纪增长,社交能力也变得更难培养。

幸运的是,Twenge提供了相当实用的解方:每天使用电子产品只要不超过两小时,部分较严重的负面影响便似乎能显着减少。如果家长能严格执行这项规定,无疑对自己的孩子是一大助益。 

© 2017 Time Inc. 版权所有。经Time Inc.授权翻译并出版,严禁未经书面授权的任何形式与语言版本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